李银河虐恋小说之《爱之岛》

这是一篇关于情感的隐私性的小说。

爱之岛

有位退休的亿万富翁,买下了一个无人小岛,把它建成了一个爱之岛。他是一位性的虐待狂。往好听说,他是一位充满激情的男主人;往难听说,他是一位瘾头很大的男主人。他亲手拟定了一个奴隶招聘合同,所有应聘的人,身份是奴隶,要签一个一年期的服务合同,有一千块的月薪,免费食宿,并有保险。合同上写明,作为奴隶必须爱主人,忠实于主人,服务于主人,如果主人对于服务不满意,要任由主人处置(保证不会有实质上的人身伤害)。招聘简章上还注明,只招年轻和漂亮的单身男女,不招已婚夫妇。在岛上,不可以结婚生孩子,但是可以恋爱同居。

东东和江山是一对热恋中的情人,他们俩人经济上不富裕,日子过得紧巴巴的,俩人都在一个房地产门店做职员,租房,有时也卖房,成天就是带人去看房,然后带着客户办理相应手续。房价好的时候还好,虽然辛苦一些,但是收入还过得去。遇到不景气的时候,成天门可罗雀,只能拿到一点可怜的底薪,还随时面临被炒鱿鱼的危险。于是他俩决定前去应征,碰碰运气。

他们俩倒也是虐恋爱好者,有的时候也会做做虐恋游戏,知道虐恋关系中的主人和奴隶关系是虚拟的,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做奴隶。但江山不无担忧地说:你说他招聘简章里面那个爱他是什么意思呀?他怎么能知道咱们爱他还是不爱他呀?

东东想了想说:可能就是热爱祖国热爱党那个爱,谁不会呀。他只要允许咱们相爱就行,心里爱不爱他,他怎么知道?爱是人的一种感觉而已嘛。

江山和东东属于俊男美女类型,在同龄人中还比较出众,所以一下子就入选了。他俩兴高采烈地准备行装,心中隐隐感到,此行不是去旅游,而是改变生活方式,一生的命运可能就因此改变了也说不定。

上岛生活了一阵之后,他们觉得总的感觉还算差强人意,尤其环境优美,空气清新,工作强度不大,生活悠闲,甚至觉得可以一直这样生活下去,有安全感。唯一感觉不好的就是没有尊严。因为身份是奴隶,就不得不听命于主人,驯服,顺从,不可以有自己的主张,更不可以违抗主人的意志。最最难堪的是,还要对主人有感情,正是他们来之前最担心的那一点。这感情还不能是假装的,要是真的。

对于那些单身男女来说,爱主人也许一点也不难,即使不大喜欢他的长相,性格,但是天天见面,接触,日久生情,也是很自然的事情。江山和东东却不同,他们俩一直感情很好,而且正处于热恋的阶段,硬生生让他们把情感分给一个陌生人,就有心理障碍。所以他们更多地为此受到主人的责罚。

有一个在他俩看来十分难堪的事情,就是每天早上的情感表达会和晚上的公开惩罚。两相比较,晚上的公开惩罚还比较容易忍受,那是对一天中有犯规行为的奴隶的公开鞭刑,带点娱乐表演性质,不是很严肃,也不是很严重。而情感表达就比较滑稽了,像文革中的唱语录歌,跳忠字舞,早请示晚汇报。

据说主人老梁年轻时候经历过文化革命,那时候就有早请示晚汇报的仪式。当年主人还是个中学生,每天早上全班同学要聚集在毛主席画像前面,每个人都要挨个表示对于毛主席的热爱之心,晚上临放学之前,也有一个同样的仪式。老梁可能对当年那个仪式留下了太深的印象,所以现在他手中有了权力之后,就想享用一下,其中不无怀旧色彩。可是这个仪式对于性情鲁钝懵懵懂懂的孩子也许没什么大不了的,也就是说些不知所云的傻话而已,而对于心灵敏感的人来说却感到备受折磨,因为这些人并不善于表达自己所没有的感情,常常会弄得面红耳赤,羞愧难当。

来到岛上头一回参加这种仪式,江山和东东就感觉备受折磨,比岛上随时随地司空见惯的体罚还要难过一百倍。因为既然是奴隶,被惩罚被鞭打是天经地义,很快就可以习惯,而被要求表达感情就太过侵犯隐私。这隐私不是身体的隐私,而是灵魂的隐私。身为奴隶,身体的隐私已被剥夺,这在签订做奴隶的合同时就已经非常明确,在主人面前,奴隶的身体根本没有隐私可言。可是灵魂就不一样。再说合同里也并没有做奴隶要被剥夺灵魂隐私的条款。情感这个东西就属于灵魂的隐私。

那是早上九点钟。早餐之后,全体奴隶在大会议室集合。奴隶早已到齐,主人姗姗来迟。他是一个胖大男人,其貌不扬,两只小眼睛被臃肿的面部肌肉挤得只剩下两条窄缝,可是他的眼神却很犀利,有一种令人不寒而栗的凌厉。

他在几位贴身奴隶的簇拥之下,雍容地走进来,在主席台正中他固定的座位落座。全体奴隶早在他进门时就全都离座,冲着台上主人的方向跪了一片。

一位贴身奴隶宣布,早请示开始。第一排最左边的那个女孩站起来走到台上,跪在主人脚下,说了一番话,大意都是颂扬主人的话。说完之后,主人用他胖胖的手,在她脸上轻轻拍了一下,笑眯眯地说:好,好。然后那女孩起身下台,回到她原来的位置。这个女孩看样子已经来了一段时间了,所以整个过程有种例行公事驾轻就熟的味道。可是东东看了却浑身起鸡皮疙瘩,不由跟江山对视一眼,江山很尴尬地苦笑了一下,低声嘟囔了一句:我当初说什么来的?

仪式从第一排女孩右手的那一位依次推进,轮到东东的时候,她也照别人的样子走上台,跪在那男人面前,却无论如何也说不出话来,脸憋得通红,嘴里不知在嗫嚅些什么。

主人有点不高兴,但是还是说了一句:新来的吧?你下去吧。东东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下来的。心里很难过、很别扭的感觉。她听到主人对他身后站着的一个贴身男奴隶说:这个新来的缺乏训练,小熊,由你训练她。那男人应声答道:是。主人放心,我很快会把她训练好的。

轮到江山上台时,他勇敢地说了一句:我说不出来这样的话,能不说吗?

主人很严肃地说:可以倒是可以,但是要受罚。二选一,你自己选。

江山说:我选受罚吧。

主人笑了:很好,不错的选择。正好给新来的做个示范。说完对身边的一个贴身女奴隶说:小红,由你来执行。

小红彬彬有礼地对江山说:请你站起来,跟我走。

江山站起身,跟那个叫小红的走到舞台右侧,那里有一个鞭刑架。小红熟练地将江山的两个手腕锁进鞭刑架上方的两个束手环中,然后走到江山身前,解开了他的皮带扣,把他的长裤褪下到脚腕处。这时江山只剩下一条黑色的三角内裤了。小红摘下腰间总是挎着的那条由一束皮条扎成的黑色皮鞭,开始用力鞭打江山裸露的肉体。江山忍着痛没有叫喊,可是他臀部的皮肤却无情地暴露了他的痛楚——它们很快变了颜色。鞭打并未持续很长时间,在江山快要忍不住叫喊的时候,停了下来。小红并没有马上把江山解下来,而是让他展示到整个早请示仪式结束。

后来的仪式全都顺利。东东听到有个女孩讲到她的梦,说是她梦到有一轮太阳从海平面上升起,阳光普照大地。而她觉得这太阳其实就是主人。东东听得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她知道江山心里也一定在冷笑。只不过他笑不出来,刚才那顿鞭子不轻。

他们白天的工作都是很简单的劳务,比如去厨房帮厨,打扫宿舍卫生,也种一点蔬菜。他们多数的给养都是从大陆上运来的,但是为了吃到最新鲜的蔬菜,岛民们也在岛上空地种了一些蔬菜,全部是为自食而种的。此外也养了些鸡鸭,还是考虑比外面买来的蛋更天然,全是柴鸡蛋。大家每天都有很多休闲时间,可以去钓鱼,把钓到的鱼交到食堂做来吃,全岛人多钓多吃,少钓少吃,但是基本上可以不必去市场买鱼。

江山和东东私下里讨论,觉得老梁这个人人倒不坏,不是作威作福的土皇帝做派,他住的不比大家好,吃的也不比大家好,有时候开汽艇跟大家一起去钓鱼,钓到的鱼也一律交给食堂,并不自己开小灶。他这个人最大的缺点就是没啥幽默感,要不也不会弄出这么个早请示晚汇报的仪式来恶心人。他但凡能知道一点江山他们这样的人对这仪式的感觉,估计也就不会这么做了。

早餐后,东东查看了一下自己今天被派给的活计,是修剪草坪,她刚要出门去干活,腰上的对讲机响了,这是上岛时每人都配备的。原来是小熊通知她受特别训练,今天不必出工了。

东东按照小熊的指示来到指定地点,那是一间惩罚室,在岛上一个偏僻的角落。东东刚上岛的时候被老岛民带着参观过。它实际上是一间刑房,里面有各种各样的鞭笞架,鞭笞台,吊索,滑轮,有各色各样的刑具。虽然乍看上去有点触目惊心,但是在虐恋爱好者眼中却一点也不阴森恐怖,反倒感觉整洁清爽,甚至性感异常。

小熊是一位美男,岁数比江山小些,个子比江山还高,大概因为常常在健身房练习的缘故,身体的肌肉比江山结实好看,虽然江山也不能算一点没肌肉的,但是他过去忙于谋生工作,没有时间锻炼身体。

虽然东东知道即将发生的事情不会好受,但是能由这样一位美男来执行,无论如何已经有了点补偿。所以当她听到小熊让她脱衣服的指令时,没有多犹豫就把全身的衣服脱光了。

小熊拉起她的手,把她带到一个鞭刑架前,这是一个特制的小木梯,有半人高,像一把撑开的小梯子,顶部有一个皮面的垫子。小熊认真地将东东的四肢绑在梯子的四只脚上,那里全都镶有撕扯式的束缚带。东东的小腹正好贴着那个皮垫子,小熊还特意问了她舒服不舒服,她点头认可。

小熊在开始鞭打东东之前,很认真地问了她一句:知道为什么吗?

东东说:知道。

小熊说:说来听听。

东东有点发窘地说:早请示的时候说不出话来。

小熊说:为什么说不出来?

东东说:觉得太肉麻了。

小熊说:是吗?觉得肉麻?这么说,你一点也不爱主人了?

东东说:一点也不爱。

小熊说:看来咱们的训练难度比较大了。

说完这话,小熊开始用一条宽宽的皮带抽打东东的臀部。旁边没人能听到,东东也就不忍着了,每挨一鞭就大喊大叫,没有多久,她的喊叫声里就带上了哭腔,眼泪也流了下来。

小熊停了下来,问:现在你能说出来了吗?说几句我听听。

东东费了半天劲,还是说不出一句话。

小熊又打了她一阵,停下来,又问:怎么样?还是一句也说不出来?

东东忍着痛问小熊:你训练我的目标,是让我不爱也要说爱呢,还是要让我真心爱他呢?

小熊把东东从鞭刑架上解下来,想了想,慎重地说:高标准当然是让你真心爱主人。如果做不到,也要达到可以过得去早请示仪式的标准。

东东说:低标准没准我还有希望做到,高标准够呛。你们这些老岛民全都是真心爱他吗?

小熊说:当然了,主人是个大好人,他多棒啊。长得是寒碜了点。但是主人就是主人,再不好看也是主人,奴隶爱主人还要他长得好看吗?

东东说:爱他就爱他,为什么一定要说出来呢?不觉得肉麻吗?

小熊说:真心爱他,说出来就不会觉得肉麻。

东东苦笑了一下说:我试试吧。

小熊约好了明天同一时间继续训练,并告诉她,训练期间可以不参加早请示仪式。

与此同时,江山也受了同样的训练,训练他的人是小红,主人的那个贴身奴隶。江山在与东东的虐恋活动中,基本上都是做主人的,没做过奴隶,所以他的训练难度比东东又大了很多。

晚上临睡前,他们俩认真地讨论了去留问题。江山准备离开,可是东东却有点犹豫。江山认为这里的生活方式虽然还好,但是自尊心太受折磨了。不自由毋宁死。

东东想起弗洛姆曾写了本书,题目是《逃避自由》,为什么人人都爱自由,可是人们有时候却想逃避自由呢?为了安全感,也为了免得自己做抉择的困难和麻烦。自己做抉择,自己决定自己的生活,最后就不得不对选择的后果负责,如果全是好结果还好,要是有了坏结果,自己也不得不承受。两相比较,就不如让别人为自己做决定,自己只是服从,听命行事,所有的痛苦都可以推到主人头上——是他让我这么做的,我不得不服从。而逃避自由最彻底的办法就是像他们现在这样,来做奴隶。所以做奴隶不仅是性游戏,也是一种生活方式的选择。

至于尊严的问题,既然决定做奴隶,也就彻底交出了自己的尊严。索性以游戏的心态对待做奴隶这件事,也就把丧失尊严这件事游戏化了。在真实的生活世界,丧失做人的尊严是不可接受的,但是在游戏中却可以接受。这里毕竟不是美国南方的奴隶种植园,也不是纳粹的集中营。如果在有的选择的时候,选择奴隶种植园和纳粹集中营,那是绝对不可以的,但是选择留在这里,却是可以的。

经过这一番讨论,东东和江山取得一致意见,决定还是留下来。但是具体到肉麻仪式这件事,江山和东东却无论如何无法得到一致意见。让他们发自内心地爱主人,对于他们俩这样理智型的人来说实在是太困难了,所以东东选择了说假话,江山却选择了受惩罚。这是对他们俩的一段时间的特别训练结束之后决定的,虽然东东表面看是被训练好了,江山没有训练好。

每天早请示的仪式上,东东事先背好一段话,然后轮到她上台的时候,她会规规矩矩走上前去,规规矩矩跪在主人面前,认真地把那段话背一遍,她尽量显出很真诚的样子,不被主人识破是背诵,主人的眼睛还是相当犀利的,真心话还是假话,他基本上能分辨出来,所以东东的背诵有一定难度。东东智商不低,以前还上过一个表演训练班,所以还是可以蒙混过关的。一开始,东东有点紧张,心里也别扭,日子长了,也就习惯了。

每天的仪式,江山总是最后一个上台,多数情况下,由小红执行鞭刑,也换过别人,有一次还换了一个男性行刑官。男性力气大,在江山心中也没有性感游戏的意义,所以是真的比较难过的,但是江山坚持不改口,也就只好天天受刑。到后来,好像变成一种鞭笞表演了。江山心说:那就算是表演吧。不是还有以此为职业的吗?比如那些虐恋表演队的队员们。无论如何好过天天去说言不由衷的话,恶心自己。不就是打两下吗,自己可以保持本色,还是值得的。

日子飞快地过去,东东和江山越来越习惯于岛上的生活,不适的感觉越来越少,尊严的事情也只是偶尔才会想起,因为它并不会常常出现,而且周围的人们也并不在意,整个岛上的气氛还是很平和的。

岛民们交友是很随意的,像东东和江山这样的固定对子并不多,大家都是心血来潮,忽发奇想,想跟谁玩儿,就跟谁玩儿。东东和江山也受了这种氛围的影响,偶尔也跟别人玩一下,俩人商量好了,谁也不嫉妒,所以一直还没有发生过大的情感波动。

要说有点问题的,还是涉及与主人的关系。主人一般都是只跟他从大把崇拜者当中精心挑选的几个贴身奴隶玩儿,申请候补贴身奴隶的人很多,申请偶尔跟主人玩一回的人也很多,主人根本顾不过来。做主人贴身奴隶,跟主人玩儿,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好处,看来主人的个人魅力还是很高的,所有这些爱他的、申请跟他玩儿的,都是看中了他这个人的魅力,不是因为其他好处。当然,其中可能有权力的因素在内,虐恋是权力的性感化表达嘛,而主人权力最大,所以在奴隶眼中也会是最性感的,虽然他长得一点也不漂亮。主人的魅力在奴隶眼中,其实是权力的魅力。

主人的权力游戏几乎涵盖了所有岛民,只有几个人从未申请过跟主人玩儿,其中就有江山和东东。有一天,他们俩突然接到主人的通知,让他们去一趟他那里。这样的事还从未发生过,所以江山和东东心里有点不安,不知主人要搞什么花样。

那是一个周末的早晨,薄雾笼罩全岛,鸟儿在林中啭鸣。因为是休息日,除了在厨房帮厨的人还要干点活儿之外,大家全都随意。有人睡懒觉,有人习惯早起,在林间小路上跑步锻炼,或者在健身房做各种器械练习。

江山和东东是晚睡晚起型,懒觉一直睡到早餐几乎结束的时间,才匆匆跑去吃上几口,然后就按主人的约定去了码头。周末是没有早请示晚汇报仪式的,所以东东也不用去背诵,江山也不用去表演了。

他们在码头等了一会儿,主人带着小红来了。小红专门负责开船,没想到主人原来是约他俩钓鱼的。这个待遇不低,主人很少约人钓鱼,一般都是跟他那几个贴身奴隶去钓鱼的。

小红熟门熟路地把船开到一处僻静的海湾,下了锚。三个人把船上常备的渔具拿出来,支好了,静静地坐着等着鱼儿上钩。小红还为大家送上了红酒。

有半个多小时,谁也没说话,专心钓鱼。东东钓到一条一尺多长的大鱼,高兴得不得了,话密起来,跟江山聊东聊西,江山还是一向比较话少的风格。

东东突然转向主人说:您今天怎么想起带我们钓鱼,肯定还有别的事吧?

主人用他犀利的小眼睛盯着东东看了一会儿才说:当然。我是想联络联络感情喽。我感觉你们俩不大喜欢我。

东东说:哪儿能呢,我不是天天都跟您说我多爱您吗?

主人说:你不是真心说的,你以为我看不出来?

东东心里一惊,好像做贼被人抓住了手,她嗫嚅地说:您早看出来啦?

主人慈爱地看了江山一眼说:我是谁呀?你那点小心眼还能蒙得了我,你倒不如像江山那样直接去挨鞭子来得诚实。

东东脸红了,她说:对不起。我道歉。您要想惩罚我,我也没话说。

主人说:你们以为我是那么心胸狭窄的人吗?你们不喜欢我,我就整死你们,给你们穿小鞋吗?

东东说:您既然心胸开阔,我就斗胆跟您说实话啦:您不觉得让别人颂扬自己很肉麻吗?

主人愣了一下,说:我这个人的确是好,大家真心颂扬我,有什么肉麻的?谁不爱听颂扬的话,共产党不是也让大家唱“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吗?很肉麻吗?

东东说:真心喜欢你的人真心夸你,倒算不上肉麻。不喜欢或者像我这样仅仅是不熟悉你的人,硬让我夸你,就有点肉麻了。所以我不得不每天想好一段话,背给你听。你知道我心里多别扭吗?

主人笑了,说:东东,您都不用,改你了,我看你胆子也挺大的嘛。

东东心中的肾上腺素陡然上升,这是她准备投入战斗之前的条件反射,她直视着主人的眼睛,严肃地说:我们虽然签了合同,是主人和奴隶的关系,但是我们这种关系是虚拟的,并不是真正的主人和奴隶。我们在人格上是平等的。如果这个岛真是纳粹集中营,我们和你真是美国棉花种植园的主人和奴隶,我们一天也不会呆的。

主人收敛笑容,变得严肃起来:既然你们这么不喜欢这里,不喜欢我,为什么还要呆在这里呢?你们完全可以走掉啊。

东东说:谁说我们不喜欢这里的生活,我们很喜欢。至于对您,我们尊重您还不够吗?一定要喜欢吗?一定要爱吗?喜欢和爱可以给朋友,可以给情人,但是不一定要给老板呀。您是我们尊重的老板,我们敬重您的为人,敬重您的事业,敬重您做的事情,还不够吗?为什么一定要人爱您才行,您就那么缺爱吗?

主人陷入沉思状态。

东东又接着说:人的情感是很隐私的东西,比较粗线条的人能够当众表达,比较细腻敏感的人就不好意思当众表达。要硬这样做,就让他们很难堪。就像文化革命里面的早请示晚汇报,我估计多数人都是很反感的,不是吗?至少也是很尴尬的。这还是从心里就很喜欢很崇敬毛主席的人。如果有人根本不喜欢他,你非要让他说喜欢,还要让他真心说喜欢,那不是侵犯他的个人隐私吗?

主人像听到了什么可怕的话一样,喃喃地说:你是说有人根本不喜欢毛主席吗?

东东勇敢地直视着主人说:当然有这样的人了,十好几亿人呐,当然有不喜欢他的人了。

江山也插嘴道:问题就在于,为什么要所有的人都喜欢他,都爱他呀?这不是很荒唐吗?您不觉得这种想法本身就很荒唐吗?

主人点点头,又摇摇头,说:我自已一直觉得自己很聪明,很强悍,可你们俩把我搞糊涂了。我都不知道该怎么想,怎么说了。

江山说:老梁,你这个人非常优秀,是出类拔萃之辈,是成功人士,是社会精英,你甚至可以说是我们的衣食父母,但是你就有一个缺点:缺幽默感。我们就是因为这个才不喜欢你,而你的缺乏幽默感的最主要的一个表现就是要求所有的人都喜欢你。你看到问题在哪儿了吧?

主人沉默了。良久,他说: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啊。我很高兴今天能跟你们俩推心置腹地彻底聊了一下。我回去会好好想想的。

然后,主人的脸色突然晴朗起来,他大叫一声:小红,酒。我要跟我这两位新朋友好好喝一杯。

尾声

在新的一周开始的时候,岛民突然接到通知,早请示仪式永久性取消了。东东和江山对视一眼,兴高采烈地拥抱在一起。他们没有想到,老梁这个人如此从善如流,顿时对他好感大增,心里也终于放下了最后的重负——他们其实是非常喜欢这里的生活方式的,现在剩下的一点心理障碍终于也去掉了,当然高兴极了。

由于对老梁有了好感,东东后来还主动申请过几次跟老梁的私人约会,游戏过程中,她发现老梁真的是个非常性感的男主人,他对奴隶既严厉,又温柔,以致东东都有点喜欢上他了。可是江山从来没有申请过,他不是同性恋,他跟老梁一点感觉也找不到。

精彩评论:0

还可以输入250个字 评论

评论成功

评论失败

推荐文章RECOMMEND
热门文章HOT NEWS

订阅 "百家" 频道, 观看更多百家精彩文章

 

百度新闻客户端

  • 扫描二维码下载
  • 订阅 "百家" 频道
  • 观看更多百家精彩新闻
用户反馈